Lewy.

圈名挽乐。
Christopher Nissen
Sarah Mikaela
Jesse Eisenberg
Evan Peters

拜仁慕尼黑死忠

求同好

张佳乐十五题

张佳乐十五题。

大概算生贺吧?

乐哥0224生日快乐。


1.荣耀职业选手。第二赛季出道,第七赛季退役,第九赛季复出。

2.操纵神级角色弹药专家【百花缭乱】打法是极为绚烂的【百花式打法】

3.曾在百花战队与孙哲平共创【繁花血景】

4.第五赛季的MVP

5.复出后加入霸图战队

6.第三、五、七、九赛季的亚军得主

7.张佳乐不可能不执着于冠军

8.是的,很重要,超乎一切的重要

9.饱受争议的退役与复出,他内疚,但他不后悔

10.哪怕万人阻挡,他也不会投降

11.他就像个疯子

12.改变自己的打法,环环相扣,光影中你看不清他,但他对你的威胁不会消失

13.中国国家队 9号

14.世界冠军张佳乐

15.愿荣耀终为你加冕


【阿征生贺】扑过来的礼物

手表上的时针分针同时指向12。

“小赤司。生日快乐喔。”

空气中回荡着黄濑的声音,只有一个人的房间更显得空荡。

“小赤司会收到的吧?我的祝福。”

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少见面了呢?大概就是从自己来到神奈川读书,而他去京都了之后吧。


【光三年级的时候,哪怕是有小黑子的支持,小青峰的怂恿和时间的催促,黄濑凉太还是在站在赤司征十郎身后不足一米远时,怯场了。

他终究还是没有跑过去拦住对方,说出那句埋了许久的“我喜欢你”。

赤司征十郎一定知道他追上来过,但是后来他也一直没有提起过,黄濑想说的话,也就一直藏在心底。

大家选学校的时候,黄濑没有与任何一位奇迹同行,而是去了神奈川的海常高校。

毫无例外,赤司去了洛山,这大概是意料之内的事情,毕竟洛山确实是所有学校中的王者,刚好适合赤司。

毕竟他天生是王者。】


黄濑一个激灵,坐起身来。

“要不,我去一趟京都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就当是去玩一趟。”

黄濑凉太不讲有着绝对的行动力,但他确实奔去了火车站。

去京都坐新干线只要两个小时,到京都大概连黎明都算不上。黄濑想着,但还是买了最早的票。

他当然不知道赤司家在哪,也没想过在京都可以遇到赤司。

他只是在想,京都有很多甜食店,也许可以一个一个的去品尝。京都有很多古书店,虽然他本人并不喜欢古籍,但也许小司对这个有些了解。可以买几本当作他的生日礼物,可以在line上试着联系他一下,将礼物寄给他,或者让小绿间带给他也可以。

虽然自己好想他,但是还是不敢面对他。

这就是黄濑凉太的想法。


到京都的时候,天空刚从普鲁士蓝转成湛蓝。

黄濑从新干线上下来,却被一阵风吹得差点缩回了车厢。

他看了看手机,这才刚刚五点。

“啊,这真是太早了好吗!”

有一阵凉风吹过,黄濑下意识的扯了扯围巾,用大衣把自己捂得更严实了些。

“现在甜品店应该还没开门吧……好讨厌,还得再漫步几个小时啊!”黄濑抱怨道。

“也许不用呢?”赤司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小赤司?”黄濑下意识抬手去揉眼睛,但在手指碰到皮肤的那一瞬缩了回来,哦真冷啊。

“是我。”

“啊啊啊小赤司!对不起小赤司我还没来得及给你买礼物!”黄濑凉太立刻化身黄濑犬扑了上去。

“没事,你把你自己送我就可以了。”


FIN


也许有后续呢?


10月3日独普的依旧日常

独普结婚25周年。银婚纪念

严重ooc

严重ooc

严重ooc

谁都ooc!

“West!快起来!West你快起来!”聒噪的声音又一次在路德维希耳边响起。

路德维希一直不需要闹钟。不仅是因为自己有良好的生物钟,还因为自己有一个习惯极为良好的哥哥。

一直以来哥哥都没有放弃军人的习惯。

“哥哥……”路德维希睁开碧蓝色的眼睛,看着那个背着光站着的银发少年。

是少年吗……

“West!今天可是我们结婚25周年哦。你准备给本大爷做什么吃的?”银发少年转过身来,嚣张的红眸紧盯着路德维希。

“West,你刘海放下来真好看。”

“West我们等会出去玩吧!要不我们去马修家,领点枫糖浆回来怎么样?”

确实,今天是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结婚25周年纪念日,也就是世人所说的,银婚。

结婚以来,25年。

一开始路德维希真的是极为担心基尔伯特什么时候会突然消失。

毕竟他不清楚一个国家是否可以同时拥有两个意识体。

但事实证明是可以的。哪怕基尔伯特是被历史抹去痕迹的意识体。但他代表的仍然是德意志,德意志中无法分割的普鲁士精神。

“去马修家又会被塞很多枫叶样式的东西吧……”路德维希揉了揉眼睛,“我先去洗漱了。”

“不用管那么多啦!要不然你带我去哪里玩?!今天必须出去玩!”

“West!不要把刘海梳上去嘛。”

“哥哥……”路德维希无奈的看着基尔伯特,“为什么?”

“今天听本大爷的!”

“好吧。”路德维希认命地把刘海放了下来,穿好衬衫套上围裙走进了厨房。

“Kesesese阿西最棒了!”

“我们早饭之后去晨跑吧?”在路德维希做饭的时候基尔伯特一直在旁边蹦达。

“哥哥,安静!”

“West!今天是结婚纪念日,你应该让着本大爷!”基尔伯特瞪圆了眼睛。

“又不是说结婚纪念日你就可以在上面。”

于是在吃完早饭之后,他们启程去马修家了。

“希望不要遇到马修那个自称hero的邻居。”路德维希扶额。

“为什么!那可是本大爷的徒弟!”

“他比你还要聒噪一些。”

“yohoo听到有人在议论本hero哦!”刚按响马修家的门铃,便听到了那个存在感极高的声音。

“阿尔弗?你也在啊?”

“你们好……”一个微弱的声音从阿尔弗雷德身后传了过来。

“马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起来过来马修家啊!”

“过来拿一点枫糖浆而已。”路德维希瞥了一眼吵闹到不行的阿尔,和一旁已经和阿尔闹了起来的哥哥。

“诶。你们觉得枫糖浆很好吃吗……”马修眼睛笑得都眯了起来,“马修一直觉得枫糖浆很棒呢。”

“哥哥他很喜欢。枫糖松饼。”

“太棒了!我去帮你们拿一点!”马修晃着呆毛跑进了房间。

“哥哥……”路德维希看着那边和阿尔弗雷德闹得不可开交的基尔伯特,“你还要做什么吗……”

“我们去魔法小亚瑟家吧!”基尔伯特一脸坏笑地说道,“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我就不应该让他和阿尔弗雷德混在一起】路德维希内心的吐槽。

不一会儿马修和他的熊三郎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祝你们喜欢噢。”

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又踏上了去魔法小亚瑟的家。

果不其然,亚瑟又在弄一些好像很厉(sang)害(bing)的东西。

比如今天亚瑟的新魔法阵还没有人实验。

“嗨亚瑟!”基尔伯特满面笑容的叩开了亚瑟家的大门。

“嗨基尔!你来的正好,我刚研究了一个魔法阵,你要不要来试试看。”

“不会出什么差错吧?”路德维希问道。

“不会的!不要胡乱担心啊你个baka我可是专业的!”

“那就试试吧。”基尔伯特笑道。以至于他还是没有发现亚瑟眼底的狡黠。

过了没多久基尔伯特晃着兔耳兔尾巴从那个有魔法阵的房间里蹦跶出来,路德维希整个脸都黑了。

“哥哥,回家!”

我们可以把结婚纪念日过成日常生活,因为日常的我们也依旧甜蜜。——独普

【不过是为了德意志的未来】独普

他如此浴血奋战,不就是为了德意志的一个未来吗?

 

“哥哥——”当他从战场上回来,小路德维希开心地向他奔过来时,他下意识地将受伤的右手往身后一藏,用单手将路德维希抱了起来。

“我不在家的时候,有没有自己好好学习照顾自己?”他笑着说道。

“哥哥你的右手怎么了?受伤了吗?”路德维希往基尔伯特身后探了探脑袋,结果被基尔伯特挡了回来。“没什么,只是想证明本大爷一只手也可以把你抱起来。”

“真的没事吗?”路德维希碧蓝色的眼睛中闪烁着水光。

“那是!本大爷可是强大的普/鲁/士!”

 

夜晚,好不容易把路德维希哄睡着了的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外衣,露出那被绷带缠绕的右臂。

“要是……真的有事呢?路德。”

他将那被血液浸红了的绷带拆下来,扔进垃圾桶,从抽屉里拿出崭新的绷带,开始为自己包扎。

“等你上战场你就知道了,路德。”他苦笑了一下。

 

1871年1月18日,华美的凡尔赛镜厅中,小小的路德维希坐在王座上,望着底下无数的人,而那无数的人也同时看着他——他们的新王。

他亲手给路德维希带上王冠,将自己亲手打下的江山交给他,单膝跪在王座前,等待他的旨意。

路德维希碧蓝色的眼睛中突然溢满水光,嘴角往下一撇,竟然哭了出来。

他连忙抬头,在众人虎视眈眈之下走向王座,搂了搂王座上的路德维希,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背。

但他始终没有靠近王座,也没有将路德维希从王座上抱下来。

他差点忘了路德维希还是个孩子,但他不会永远忘记路德维希是王。

他曾经浴血奋战,不过是想给他一个光辉的未来。


【相拥而眠】独普

“呀,West……”基尔伯特趴在床上,对着路德维希挥了挥手,“本大爷可是特意等你到现在呢,快点去洗洗睡了吧。”

路德维希看了看立刻倒下去睡着了的哥哥,愉快地扶额。

“哥哥你也真是不容易啊……”

自从统一之后,路德维希的工作简直是翻了几翻,不过基尔伯特在家里天天各种淘气,回到家的路德维希胃中还是一阵翻滚。

别想那么多了。还是赶紧睡觉吧。路德维希对自己说道。

冲完凉,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基尔伯特,最终还是没忍住,走过去揉了揉自家哥哥那异于常人的银发。

“缩起来还是很可爱的嘛。”闭上了那嚣张的紫红色眸子后他仿佛小了几倍。

“一直这么可爱就好了。”路德维希嘟哝了一句,然后拉开被子,抱住了床上的人。

第二天早上醒来,路德维希发现自己昨天晚上带回来的公文已经全部解决了。以及基尔伯特挂在脸上的坏笑。

“还好有你啊,哥哥。”


依旧独普。东/西/德合并梗

1990年10月3日

今天就是要和阿西见面的日子了啊。基尔伯特慵懒的升了一个懒腰。

终于可以逃出那个北极熊了哦。基尔伯特脸上洋溢着几分笑意。

照例来讲,还是托里斯过来叫他起床,托里斯看他已经起来后,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阿阿,还是不要管了,反正本来和这家伙关系就不好。

貌似在北极熊家里,一直都是扮演一个,被讨厌的角色呢。

不过,今天我就要回家了哦。

下楼后,果然看到伊万坐在那里,那头总是在冷笑的蠢熊!基尔伯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样再讨厌他。

不过,马上就要逃离他了,紫红色眸子中闪过几分期待。

他们昨夜已经到达东柏/林,现在,只需要10分钟车程,就可以到达围墙的遗址了。

和往常一样。

托里斯负责开车,从后座通过后视镜可以看出来他眼神中的不安,不断地再往后座瞄。

当然基尔伯特不在乎这些,他只是在想,为什么这头北极熊不能安安分分地坐在副驾驶座,而是要和他一起坐在后排。

不过那头熊一直再反反复复地叫他呢,基尔伯特索性无视了这一切。

知道他感觉到什么冰冷坚硬的物体抵在他的后背。

他回过头,首先是看到那北极熊的笑脸,接着看到了他手上的那把枪。

“你要做什么?”基尔伯特警戒地看着他,试着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惊慌。

“果然是不威胁就不愿意听话呢。真是不乖的孩子。”伊万·布拉金斯基笑着说道,“那么,基尔君,这个就奉还给你吧。”

“还……给本大爷?”

“等会总会用到的哦!”

-基尔伯特透过车窗看到路德维希的身影——宽阔的肩膀,墨绿色的军服,一丝不苟的金发。简直和当年没有什么两样。

托里斯已经开始减速了,准备停车,但是基尔伯特已经等不及了。他用力推开车门,在伊万还有机会阻止他之前跳下车,朝着弟弟的方向跑去。

兄弟俩上一次见面,大概是一个月之前,当路德维希看到偷溜出来的基尔伯特,高兴,担心,无奈,种种情感都从他碧蓝色的眼睛中透了出来,这时候的基尔伯特,觉得自己体会到了【家】的感觉。

可是现在,他唯一的家人,就杵立在他面前,双手持枪,对准自己。

基尔伯特猛然停下脚步。

“West……”基尔伯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路德维希碧蓝色眼睛中的冰冷,以及他手上泛着寒光的武器。“你怎么会……为什么……”

“呀呀,是我忘记和基尔君说了吗。那还真是抱歉呢。”伊万从车上下来,“我就说基尔君怎么会那么期待这一天呢。”

“你他妈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基尔伯特恼火地盯着伊万,“你对West做了什么!”

“呐呐,怎么可以随便迁怒于朋友呢,基尔君。”

“只是你不了解东/西/德合并的意义吧。”

对于基尔伯特来说,东/西/德合并就等于回到West身边。

“统一,代表世界上只会有一个德/国,两/德的说法会彻底消失。”伊万慢慢地说道,“那么,在东/德和西/德中,谁才是这,独一无二的德/国呢。”

基尔伯特在霎那间意识到了什么,心凉了一大截。

德/国只有一个,他和路德维希之间,只有一个人会留下来。

“那。意/大/利兄弟怎么解释!”

托里斯的异样,伊万非要把他关在东欧。这些答案都再明显不过了吧,全世界都知道的,除了他自己。

去他妈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真是天真得可爱呢,基尔君。”伊万笑了起来,“你没有发现,自己和他们不一样吗。”

“普/鲁/士公国被正式宣判死刑,基尔君,你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哦?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现在正是你活下去的大好机会哦。”

“对着他,不管是头,还是心脏,或者任何致命的地方,扣下扳机,‘砰’的一声,你就是德/国咯。”

“开什么玩笑……”那把枪,正在自己手里。

“别的就看你咯。基尔君。”

“哥哥……”是路德维希。

“West,”基尔伯特转过身,“你不会真的要……”开枪吧。

“我不想。”他的双手在发抖,“但我必须这样。”

“West!你才不需要!我们可以不听那几个混蛋的话啊!把枪放下,一起回家,再一起喝啤酒,一起吃土豆泥!只要你希望的话……”他还想说下去,但硬生生被路德维希的吼声打断。

“哥哥你还不懂吗!”路德维希说道,脸上煎熬的神色同样折磨着基尔伯特,“这是你唯一活下去的机会——”

“不要期待世界会对你仁慈以待,这是你对我说的话。我们两个人里面,注定只能留一个。我不想死,但也不想哥哥消失……”

“拜托了,哥哥,拔枪吧。”

基尔伯特久久凝视着路德维希。

他当然不怕死,但是畏惧必须与路德维希分开的那一天或许真的存在。

如果消失了,不就见不到路德维希了吗。如果消失了,不就听不到路德维希的声音了吗。如果消失了,不就不能陪在他身边,看着他长大了吗。

教会自己生命意义的人,现在正站在自己对面,持枪对着他。

“哦,West,我明白了。”基尔伯特这样说着,却没有依言拔枪。

而是往路德维希走了一步,敞开双臂。

“West.开枪吧。”


无题貌似?普独普

-“阿本大爷终于也有弟弟咯。”

-“Kesesese还真是可爱呢。”

-“不愧是本大爷的弟弟。”

-“本大爷会对你好好的哦。”

-“必须争气点你知道吗!因为你是本大爷的弟弟。”

-“本大爷的弟弟由本大爷来守护!”

基尔伯特对着那个个子小小的男孩不停地说着。

毕竟你是我的弟弟哦。那么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毕竟我是强大的普/鲁/士。

强大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好呢。”

-“威廉?朱利安?卢卡斯?”

-“啊算了,你就叫路德维希吧。”

一个银发少年抱着一个小男孩走在街上,男孩瞥了他一眼,靠在他肩头睡着了。

 

-“West,本大爷又凯旋归来了哦。”

“啊?哥哥真厉害。”

-“呐West真乖呢,本大爷唱歌给你听吧。”

“对不起哥哥,不用了。”

-“连阿西都嫌弃本大爷么。”

草地上的他抱起路德维希,“没关系。谁叫你是我最爱的弟弟呢?”

嫌弃也没有关系啦。重要的是,我凯旋归来了哟。

你哥哥我,可是常胜将军呢。

所以我可以,保护你哦。

 

-“West一定会成为比本大爷更强大的国家的。”

-“所以,加油哦。”

 

“哥哥,我想参军。”

褪去稚气的路德维希站在基尔伯特面前,说出自己的要求。

参军是吗….

他的性格,真的很适合军人呢。

-“当然可以啊。West是个天生的军人呢。”

 

-“嗨,West。”他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他办公室门口,扶着门框说道。

他的脸上显出几分笑意,“叫长官。”

“是,我的长官。”

不管是我的West,还是我的长官,都是我的呢。

 

纽伦堡审判。

“对不起,长官。”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我会败给那只北极熊。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我本来就不应该把你扯进战争中。



第一次尝试芋兄弟第一次用lof发文有不好尽请告诉我!!!

这很重要因为我需要进步的不是嘛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