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wy.

一个特散漫不自由的人。幸会。

My City 广州①

  cp:你的豆芽 字少两千八出头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Jony J”
  “Tizzy T”
  他们相识于一个冬天。
  广州的冬天并不算冷,但谢锐韬还是搓了搓手缩成了一团。他兄弟邀请他去party,那哪有不去的理由?
  他的兄弟都在那,中间围绕着一个人,谢锐韬眯了眯眼,那人他并不认识。
  “Jony J”
  “Tizzy T”
   两个人做了一套完整的嘻哈动作,在向下握他的手时,谢锐韬发现他的手出奇的暖。
  “哪里来的?”
  “南京。”
  ……大概是南京比这里冷多了,所以他还能这么暖和吧。
  “广州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我就来两天就回去。”
  “那我当然要当主人了,party好好玩我请了。”
  “恭敬不如从命。”
  谢锐韬拿了一瓶可乐瘫在了酒吧的沙发上,虽然在酒吧里却一点也不想喝酒,心里烦躁得很。虽然都说借酒浇愁,可烦躁起来反而倒真是不想碰酒精。流入口中的可乐也是冰冰凉的,与外面的空气一个感觉,谢锐韬扯了扯自己超大的卫衣,冷风总能从下摆钻进来。
  他少有的觉得呆在party里很难受。
  “你不喝酒?”
  “今天不想。”
  谢锐韬手一撑直起身子,感觉身旁的沙发陷下去了一块。见那人毫不生分地把手搭在了沙发的边缘,从远看就似揽住了他的肩似的。
  “玩的怎么样?” 谢锐韬觉得这话题应该由他来挑起。
  “挺好的,”肖佳顿了顿,“…你心情不好?”
  谢锐韬挑了挑眉,“为什么?”
  “参加party一个人缩在这角落,只能是没心情了。”肖佳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我又不是今天主角,反倒你在这里才让人觉得奇怪吧?”
  “因为我没心情啊。”
  谢锐韬被噎的没话说。
   两人相视无话。
  “等这party结束之后你带我出去转转吧。”片刻,肖佳打破了这沉默。
  “你觉得这什么时候能结束,天亮了都不一定能出去。”谢锐韬笑着。肖佳心一颤,他笑起来很好看。
  “那我们溜出去。”
  
  这么不由分说地把人拽出去的,谢锐韬可还是第一次见。
  “我可没答应带你转转,小心我把你丢在哪条巷子里你就回不来了。”
  “我以为你答应了呢。”肖佳自然地搂上了谢锐韬的肩,“你刚笑了。”
  “而且你笑起来很好看。”
  谢锐韬感觉自己耳根很热,他知道它们肯定红透了。
  他向来没少被人夸笑起来好看,但是越长大反而越不喜欢笑。
  谢锐韬低着头没说话,他有点庆幸在夜色的笼罩下身边那人看不到自己发红的耳朵。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水汽在昏黄路灯下显得明显,他猛地发现,连广州都冷到呼气会有白雾的时候了。
  “带路吧,不说话我就让你默认了。”
  “等等,我当导游可是要报酬的。”谢锐韬突然停下。
  “要什么报酬?”
  “一支烟……嗯,顺便借个火吧。”
  肖佳松开搂着他的手,一边从口袋里掏烟一边问:“你就这么确定我就有烟啊?”
   “这个圈子哪有不抽烟的啊?”
  谢锐韬一把抽过肖佳刚拿出来的打火机,熟练地点火,火光在他的瞳孔中闪烁。
  “嗯。”
  “借了火就要好好带路了啊……”谢锐韬挠了挠头,“其实我去的地方也不多。”
  “那你还直接要报酬啊?”肖佳感到有些好笑。
  “你也没问我就直接让我带路啊……我又不知道要带你去哪。”
  “刚才不还说你要当主人的吗?”
  “那是在酒吧里!”。
  “反正你觉得哪好就去哪就行了。”
   谢锐韬带着肖佳在小巷子里兜兜转转,对于去哪自己也没个数。
  “不如去市中心好了。”
  
  “小蛮腰”——广州塔每天都是它五彩的样子,广场上玩闹的孩子不少,也总有旅人在这附近兜兜转转。
  住在市中心的人总是从不早睡,他们身处的习以为常的风景也让别人垂诞。两人从party跑出来的早,现在也才九点半左右。
  “上塔上玩玩吗?”
  “走。”
  门票终究还是肖佳付的,谢锐韬笑眯眯地接过门票攥在手里,两人一前一后通过了那严格的安检,方才用过的打火机也全部交出。
  凡是高楼就肩负了让人们看夜景的责任,而广州塔就更能够将广州一览无余了。他们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进了电梯,短短一分半钟后便来到了433米的高空。
  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一切景物快速的缩小,其速度之快引来了谢锐韬的欢呼。
  “爽吗?”
  电梯快速上升震得耳膜有些不适,肖佳揉了揉耳朵。
  “接下来呢?”
  “看风景啊!”
  晚上的城市总是一副灯火辉煌的样子,比白天反射刺眼的太眼光的时要讨喜的多。谢锐韬俯瞰着这座城市,而从肖佳的角度刚好能看到谢锐韬那此刻正映着万家灯火的眸子。
  他的眼睛里并没有闪着星光,而是闪着这城市的灯火。
  比星光还要更暖一些。
  走在悬空走廊,临于整个城市之上,俯视平时仰望的写字楼。
  两人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了顶层。
  450米的高空却立着一个巨大的摩天轮,谢锐韬终于尽了自己导游的职责:“我和你说,这个摩天轮是全世界最高的摩天轮,超酷超浪漫的,以后我有女朋友之后我也要带她来这里。而且要在市中心买房,这样就可以经常带她过来玩了!!”
  “嗯……所以你要上去坐吗?”
  “去啊!你买的票上都包了你自己没有看吗?”谢锐韬率先拉着肖佳的手就往摩天轮那边冲。
  “我们两个大男人跑去玩摩天轮啊?”
  “上去尬聊。”
  两个人钻进那摩天轮一个狭小的格子中,谢锐韬明显兴奋得多。
  “你这么兴奋干什么啊?”像个小孩子似的。
  “我没坐过,当然兴奋啊!”
  两个人又一次陷入沉默。
  为了让游客能够更好的欣赏广州的夜景,摩天轮运行的十分缓慢,整一轮下来将近20分钟。
  “你来广州想去什么景点?” 谢锐韬趴在摩天轮格子的玻璃上问,他从玻璃的反光里看肖佳。
  肖佳也通过那反光和他对视,“怎么了?这么晚又去不了。”
  “我可以指给你看啊,你就当你去过了。”
  换肖佳被噎了。
  “这里好还是南京好?”谢锐韬沉默了一会又开口道,看起来刚才在想挑起什么话题。
  “当然是南京。”
  “巧了,我也觉得这里更好。”
   “我明天可以继续带你玩,让你根本不想回南京!”
  “你就算了吧,下次你什么时候有空来南京我请你玩,让你领略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好玩的城市。”
  “嘿怎么可能!广州才是最好的!没吃过这边的早茶吧?明天早上带你去吃!这早茶才是特色你们那边怎么会有?”
  “你来南京我带你去吃南京大排档啊?鸭血粉丝汤全国闻名就不用我在说了吧。”
  争论不休。
  “说到底不就是个人归属感……”肖佳总结道。
  “对啊。”
  谢锐韬眉眼弯弯的坐在他对面,身后是他的城市的夜色。
  “你还是更适合这边吧,毕竟你属于这座城市。”
   两人钻出那狭小的格子,如同将方才的争论就存放在那格子中,一同离开了。
  他们几乎是这里最后一批游客,下塔后广场上的人也变得稀稀拉拉,小孩子们也被大人牵着回家了。
  肖佳拦住了一个卖发光玩具的老人,他已经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我想买这两种,各两个。”
  快速付完钱后,肖佳转过身发现谢锐韬正抖着卫衣转着圈子等他。
  “给你的。”
   “给我这种东西干什么?这不是小孩子玩的吗?” 谢锐韬不满地嚷嚷。
  “你不就是小孩吗?”
  谢锐韬摁下开关,玩具发出蓝光。他将这如竹蜻蜓似的东西放上了天,又懒得去捡,接着玩起那带小灯泡的弹弓。
  肖佳帮他捡起来,眼里盛的是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不就是个小孩吗。”
  他走过去揽住谢锐韬
  “小孩子啊,该回去了,今晚就睡哥那里吧。”
  见谢锐韬一脸不情愿,补充到“我比你大,叫哥不吃亏。”
  “明天继续玩!”谢锐韬再补充,“我很喜欢和你一起,舒服。”
  “好好好,”肖佳一口答应,“也一定带你回南京玩。”
  TBC
  

  写在最后:虽然标的是TBC但并不知道有没有后文啊……对两人性格拿捏不准,细节描写又很差,几乎是靠对话撑起的全篇,ooc肯定有。
两个人都是男人,生怕把他们之间的感觉写崩,自我感觉不好估计就没有后文了。
初识就这么宠,那一定是我的锅了。
有什么ooc到引起不适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

另:我深圳人广州塔其实我去的时候已经十点多关塔了……写的部分都是根据自己的了解想象的。对于广州并不是那么熟悉,写的也很牵强。摩天轮其实是要4-6人才让进的,这算是一个私设吧……
之后想写南京,对南京我感情还是挺深的毕竟家乡是南京,不知道写的时候会不会顺一点……

嗯。顺眼红心蓝手

张佳乐十五题

张佳乐十五题。

大概算生贺吧?

乐哥0224生日快乐。


1.荣耀职业选手。第二赛季出道,第七赛季退役,第九赛季复出。

2.操纵神级角色弹药专家【百花缭乱】打法是极为绚烂的【百花式打法】

3.曾在百花战队与孙哲平共创【繁花血景】

4.第五赛季的MVP

5.复出后加入霸图战队

6.第三、五、七、九赛季的亚军得主

7.张佳乐不可能不执着于冠军

8.是的,很重要,超乎一切的重要

9.饱受争议的退役与复出,他内疚,但他不后悔

10.哪怕万人阻挡,他也不会投降

11.他就像个疯子

12.改变自己的打法,环环相扣,光影中你看不清他,但他对你的威胁不会消失

13.中国国家队 9号

14.世界冠军张佳乐

15.愿荣耀终为你加冕


【阿征生贺】扑过来的礼物

手表上的时针分针同时指向12。

“小赤司。生日快乐喔。”

空气中回荡着黄濑的声音,只有一个人的房间更显得空荡。

“小赤司会收到的吧?我的祝福。”

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少见面了呢?大概就是从自己来到神奈川读书,而他去京都了之后吧。


【光三年级的时候,哪怕是有小黑子的支持,小青峰的怂恿和时间的催促,黄濑凉太还是在站在赤司征十郎身后不足一米远时,怯场了。

他终究还是没有跑过去拦住对方,说出那句埋了许久的“我喜欢你”。

赤司征十郎一定知道他追上来过,但是后来他也一直没有提起过,黄濑想说的话,也就一直藏在心底。

大家选学校的时候,黄濑没有与任何一位奇迹同行,而是去了神奈川的海常高校。

毫无例外,赤司去了洛山,这大概是意料之内的事情,毕竟洛山确实是所有学校中的王者,刚好适合赤司。

毕竟他天生是王者。】


黄濑一个激灵,坐起身来。

“要不,我去一趟京都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就当是去玩一趟。”

黄濑凉太不讲有着绝对的行动力,但他确实奔去了火车站。

去京都坐新干线只要两个小时,到京都大概连黎明都算不上。黄濑想着,但还是买了最早的票。

他当然不知道赤司家在哪,也没想过在京都可以遇到赤司。

他只是在想,京都有很多甜食店,也许可以一个一个的去品尝。京都有很多古书店,虽然他本人并不喜欢古籍,但也许小司对这个有些了解。可以买几本当作他的生日礼物,可以在line上试着联系他一下,将礼物寄给他,或者让小绿间带给他也可以。

虽然自己好想他,但是还是不敢面对他。

这就是黄濑凉太的想法。


到京都的时候,天空刚从普鲁士蓝转成湛蓝。

黄濑从新干线上下来,却被一阵风吹得差点缩回了车厢。

他看了看手机,这才刚刚五点。

“啊,这真是太早了好吗!”

有一阵凉风吹过,黄濑下意识的扯了扯围巾,用大衣把自己捂得更严实了些。

“现在甜品店应该还没开门吧……好讨厌,还得再漫步几个小时啊!”黄濑抱怨道。

“也许不用呢?”赤司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小赤司?”黄濑下意识抬手去揉眼睛,但在手指碰到皮肤的那一瞬缩了回来,哦真冷啊。

“是我。”

“啊啊啊小赤司!对不起小赤司我还没来得及给你买礼物!”黄濑凉太立刻化身黄濑犬扑了上去。

“没事,你把你自己送我就可以了。”


FIN


也许有后续呢?


10月3日独普的依旧日常

独普结婚25周年。银婚纪念

严重ooc

严重ooc

严重ooc

谁都ooc!

“West!快起来!West你快起来!”聒噪的声音又一次在路德维希耳边响起。

路德维希一直不需要闹钟。不仅是因为自己有良好的生物钟,还因为自己有一个习惯极为良好的哥哥。

一直以来哥哥都没有放弃军人的习惯。

“哥哥……”路德维希睁开碧蓝色的眼睛,看着那个背着光站着的银发少年。

是少年吗……

“West!今天可是我们结婚25周年哦。你准备给本大爷做什么吃的?”银发少年转过身来,嚣张的红眸紧盯着路德维希。

“West,你刘海放下来真好看。”

“West我们等会出去玩吧!要不我们去马修家,领点枫糖浆回来怎么样?”

确实,今天是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结婚25周年纪念日,也就是世人所说的,银婚。

结婚以来,25年。

一开始路德维希真的是极为担心基尔伯特什么时候会突然消失。

毕竟他不清楚一个国家是否可以同时拥有两个意识体。

但事实证明是可以的。哪怕基尔伯特是被历史抹去痕迹的意识体。但他代表的仍然是德意志,德意志中无法分割的普鲁士精神。

“去马修家又会被塞很多枫叶样式的东西吧……”路德维希揉了揉眼睛,“我先去洗漱了。”

“不用管那么多啦!要不然你带我去哪里玩?!今天必须出去玩!”

“West!不要把刘海梳上去嘛。”

“哥哥……”路德维希无奈的看着基尔伯特,“为什么?”

“今天听本大爷的!”

“好吧。”路德维希认命地把刘海放了下来,穿好衬衫套上围裙走进了厨房。

“Kesesese阿西最棒了!”

“我们早饭之后去晨跑吧?”在路德维希做饭的时候基尔伯特一直在旁边蹦达。

“哥哥,安静!”

“West!今天是结婚纪念日,你应该让着本大爷!”基尔伯特瞪圆了眼睛。

“又不是说结婚纪念日你就可以在上面。”

于是在吃完早饭之后,他们启程去马修家了。

“希望不要遇到马修那个自称hero的邻居。”路德维希扶额。

“为什么!那可是本大爷的徒弟!”

“他比你还要聒噪一些。”

“yohoo听到有人在议论本hero哦!”刚按响马修家的门铃,便听到了那个存在感极高的声音。

“阿尔弗?你也在啊?”

“你们好……”一个微弱的声音从阿尔弗雷德身后传了过来。

“马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起来过来马修家啊!”

“过来拿一点枫糖浆而已。”路德维希瞥了一眼吵闹到不行的阿尔,和一旁已经和阿尔闹了起来的哥哥。

“诶。你们觉得枫糖浆很好吃吗……”马修眼睛笑得都眯了起来,“马修一直觉得枫糖浆很棒呢。”

“哥哥他很喜欢。枫糖松饼。”

“太棒了!我去帮你们拿一点!”马修晃着呆毛跑进了房间。

“哥哥……”路德维希看着那边和阿尔弗雷德闹得不可开交的基尔伯特,“你还要做什么吗……”

“我们去魔法小亚瑟家吧!”基尔伯特一脸坏笑地说道,“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我就不应该让他和阿尔弗雷德混在一起】路德维希内心的吐槽。

不一会儿马修和他的熊三郎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祝你们喜欢噢。”

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又踏上了去魔法小亚瑟的家。

果不其然,亚瑟又在弄一些好像很厉(sang)害(bing)的东西。

比如今天亚瑟的新魔法阵还没有人实验。

“嗨亚瑟!”基尔伯特满面笑容的叩开了亚瑟家的大门。

“嗨基尔!你来的正好,我刚研究了一个魔法阵,你要不要来试试看。”

“不会出什么差错吧?”路德维希问道。

“不会的!不要胡乱担心啊你个baka我可是专业的!”

“那就试试吧。”基尔伯特笑道。以至于他还是没有发现亚瑟眼底的狡黠。

过了没多久基尔伯特晃着兔耳兔尾巴从那个有魔法阵的房间里蹦跶出来,路德维希整个脸都黑了。

“哥哥,回家!”

我们可以把结婚纪念日过成日常生活,因为日常的我们也依旧甜蜜。——独普

【不过是为了德意志的未来】独普

他如此浴血奋战,不就是为了德意志的一个未来吗?

 

“哥哥——”当他从战场上回来,小路德维希开心地向他奔过来时,他下意识地将受伤的右手往身后一藏,用单手将路德维希抱了起来。

“我不在家的时候,有没有自己好好学习照顾自己?”他笑着说道。

“哥哥你的右手怎么了?受伤了吗?”路德维希往基尔伯特身后探了探脑袋,结果被基尔伯特挡了回来。“没什么,只是想证明本大爷一只手也可以把你抱起来。”

“真的没事吗?”路德维希碧蓝色的眼睛中闪烁着水光。

“那是!本大爷可是强大的普/鲁/士!”

 

夜晚,好不容易把路德维希哄睡着了的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外衣,露出那被绷带缠绕的右臂。

“要是……真的有事呢?路德。”

他将那被血液浸红了的绷带拆下来,扔进垃圾桶,从抽屉里拿出崭新的绷带,开始为自己包扎。

“等你上战场你就知道了,路德。”他苦笑了一下。

 

1871年1月18日,华美的凡尔赛镜厅中,小小的路德维希坐在王座上,望着底下无数的人,而那无数的人也同时看着他——他们的新王。

他亲手给路德维希带上王冠,将自己亲手打下的江山交给他,单膝跪在王座前,等待他的旨意。

路德维希碧蓝色的眼睛中突然溢满水光,嘴角往下一撇,竟然哭了出来。

他连忙抬头,在众人虎视眈眈之下走向王座,搂了搂王座上的路德维希,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背。

但他始终没有靠近王座,也没有将路德维希从王座上抱下来。

他差点忘了路德维希还是个孩子,但他不会永远忘记路德维希是王。

他曾经浴血奋战,不过是想给他一个光辉的未来。


【相拥而眠】独普

“呀,West……”基尔伯特趴在床上,对着路德维希挥了挥手,“本大爷可是特意等你到现在呢,快点去洗洗睡了吧。”

路德维希看了看立刻倒下去睡着了的哥哥,愉快地扶额。

“哥哥你也真是不容易啊……”

自从统一之后,路德维希的工作简直是翻了几翻,不过基尔伯特在家里天天各种淘气,回到家的路德维希胃中还是一阵翻滚。

别想那么多了。还是赶紧睡觉吧。路德维希对自己说道。

冲完凉,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基尔伯特,最终还是没忍住,走过去揉了揉自家哥哥那异于常人的银发。

“缩起来还是很可爱的嘛。”闭上了那嚣张的紫红色眸子后他仿佛小了几倍。

“一直这么可爱就好了。”路德维希嘟哝了一句,然后拉开被子,抱住了床上的人。

第二天早上醒来,路德维希发现自己昨天晚上带回来的公文已经全部解决了。以及基尔伯特挂在脸上的坏笑。

“还好有你啊,哥哥。”


无题貌似?普独普

-“阿本大爷终于也有弟弟咯。”

-“Kesesese还真是可爱呢。”

-“不愧是本大爷的弟弟。”

-“本大爷会对你好好的哦。”

-“必须争气点你知道吗!因为你是本大爷的弟弟。”

-“本大爷的弟弟由本大爷来守护!”

基尔伯特对着那个个子小小的男孩不停地说着。

毕竟你是我的弟弟哦。那么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毕竟我是强大的普/鲁/士。

强大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好呢。”

-“威廉?朱利安?卢卡斯?”

-“啊算了,你就叫路德维希吧。”

一个银发少年抱着一个小男孩走在街上,男孩瞥了他一眼,靠在他肩头睡着了。

 

-“West,本大爷又凯旋归来了哦。”

“啊?哥哥真厉害。”

-“呐West真乖呢,本大爷唱歌给你听吧。”

“对不起哥哥,不用了。”

-“连阿西都嫌弃本大爷么。”

草地上的他抱起路德维希,“没关系。谁叫你是我最爱的弟弟呢?”

嫌弃也没有关系啦。重要的是,我凯旋归来了哟。

你哥哥我,可是常胜将军呢。

所以我可以,保护你哦。

 

-“West一定会成为比本大爷更强大的国家的。”

-“所以,加油哦。”

 

“哥哥,我想参军。”

褪去稚气的路德维希站在基尔伯特面前,说出自己的要求。

参军是吗….

他的性格,真的很适合军人呢。

-“当然可以啊。West是个天生的军人呢。”

 

-“嗨,West。”他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他办公室门口,扶着门框说道。

他的脸上显出几分笑意,“叫长官。”

“是,我的长官。”

不管是我的West,还是我的长官,都是我的呢。

 

纽伦堡审判。

“对不起,长官。”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我会败给那只北极熊。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我本来就不应该把你扯进战争中。



第一次尝试芋兄弟第一次用lof发文有不好尽请告诉我!!!

这很重要因为我需要进步的不是嘛qwq